新闻资讯

庞方跃:34年试射枪械百万支

来源:重庆日报 时间:2019-04-23 【字号:

     人物名片:庞方跃,1963年出生。重庆建设工业集团枪支装配高级技师。34年来,一直在从事枪支试射工作,试射枪支累计已超过了100万支。

  4月8日,刚从四川某靶场返回重庆,56岁的庞方跃感到有些疲惫。

  作为重庆建设工业集团(下称建设工业)的一名枪支装配高级技师, 庞方跃3天内完成了一款试制款产品的试射,1000多发子弹的射击强度不是谁都受得了的,“耳鸣,在地上趴了3天可能遭感冒了,头晕”。

  这时,庞方跃又接到了当天的工单:完成数百支某型号自动步枪、数十支某型号冲锋枪等枪械的试射。

  在随后3小时里,“砰!砰砰!砰砰砰!”,点射、连射高分贝的噪音几乎没有中断过。

05294c36617fae92d13d10517a9fa15f.jpg

  岗位:各个都是神枪手

  庞方跃的工作是进行枪支可靠性和精度试射。他戴上耳罩,提枪、装弹,在靶位就位。

  单发十枪,有经验的试射员就能从声音中判断出是否存在卡壳、抛壳等机械问题。记者还没有回过神来,又是十枪点射,以及十枪连射。

  靶场就在车间,巨大的噪音散不出去,罩在头顶上方感觉特别沉闷。

  30发子弹的可靠性测试完成之后,枪支进入下一个环节——精度检测。

  100米的距离,庞方跃屏气凝神。“砰”“砰”“砰”“砰”,4枪之后,显示全部命中半径5厘米的靶心,相当于射击运动员打出4个十环。

  “神枪手啊!

  庞方跃对于记者的惊呼没表示什么,将枪支归架,取下耳罩,缓步走回工段室。

  “这里太吵!”庞方跃对记者表示了歉意。而在荣誉墙上,记者注意到有“神枪手”称号的不止一人。在这里,差不多每一个试枪员都能在100米外将20发子弹点射在一个巴掌大小的范围内。

  继承:130年从未中断

  1985年,时年22岁的庞方跃从老山前线转业回重庆,到建设工业的靶场上班。

  庞方跃的师傅甘俊华今年67岁,算是新中国第三代枪械试射员。甘俊华的师傅叫杨长洲,前几年已经去世。虽然老的试射员逐渐离开靶场,但试射员的岗位从这家工厂成立第一天起,就从未中断,至今已经延续了整整130年。

  1889年,晚清重臣张之洞在广东石门筹建枪炮厂,1890年迁至武汉汉阳,这就是在中国历史上产生过重大影响的汉阳兵工厂,也是中国近代24家重点军工企业之一。工厂在抗战烽火中辗转搬迁到重庆,发展成为今天的建设工业。

  从新中国成立第一天起,建设工业和国家的命运就紧密相连。70年来,为陆海空三军、公安部队生产提供装备。

  而试射员在他们特殊的岗位上,又承担起不平凡的责任。

  “听我师父说,他们加班加点习以为常,经常几天几夜吃睡都在车间。”而甘俊华作为上一代的神枪手,自然也从师父那里学到了试射员的培养方法。

  新来的试射员有一个培养周期,先进靶场学习3个月,同时还要下部队练习射击技能,师父会随时观察一举一动,把关键之处详细讲出来。“一般当试射员的,大多是退伍战士,有的在部队就是神枪手,但当试枪成为你的职业之后,可能并不适应。

  幸运的是,庞方跃不仅身体素质出众,而且是真正喜欢枪械、喜欢射击,在甘俊华的调教下,顺利通过考核,成为了一名试射员。

  技术:必须让战士顺手

  成为一名合格的试射员或许不难,但要成为一名优秀的试射员却并不容易。因为除了完成产品质量检测,还要能够参与到新品研发,以及部队列装环节。

  “刚进厂,我发现试射员的最高技术职称也就是技工,我给领导提出要考技师。

  庞方跃说,要考技师,除了过硬的射击技能,还得全面掌握枪械装配、维修等技能。而正是通过对枪械知识的深入研究,也给庞方跃带来了更大的发挥空间。

  每一件新式装备,从研发人员的图纸设计到工厂加工、部队装备,中间还有一个重要环节就是试射。

  “有一年我试射某种型号的产品,几天下来肩窝全部被磨烂了,还是师傅提醒我,这款产品枪托的角度可能不合理。”庞方跃说,他这才意识到试射员能参与枪械的工作其实很多。

  “一把好枪是造出来的,更是打出来的。”在庞方跃看来,一把新枪性能的优劣,用起来顺不顺手,试枪员最有发言权。在试射过程中,庞方跃的任务就是给枪“挑刺”,后坐力大不大、人机功效好不好,精度够不够……他发现的“问题”越多,枪的改进空间就越大。

  “如果我们打起来都不舒服,战士怎么办?”正是带着这样的使命感,庞方跃逐渐成为了建设工业的顶级试射员。

  传承:耐住寂寞成为专家

  每一支枪在装备部队之前都要试射。而中国目前的枪械试射员不足百人。

  庞方跃的工作量从最开始到现在,已经增长了好几倍。如果遇到特定测试项目,需要一次性射击上万发子弹,对人的身体和心理都是极限挑战。有人给庞方跃算过一笔账,他成为试射员34年来,试过百万把枪,打完的子弹可以铺满4个足球场。

  满满的荣誉底下,经常是双手连饭碗都端不稳。

  毕竟岁月不饶人,传帮带的工作显得更为急切。建设工业支持庞方跃成立了以自己姓名命名的“庞方跃劳模创新工作室”。

  “我们工段刚招了3名试射员,但3个月培训下来,最终只有一个留用。这个工作要看天分,看人的承受能力,另外人还得本分,有安全意识,万一出了事不得了,但太闷了还不得行,我们就是要找问题,要交流。当然最主要的还是喜欢,不喜欢啷个能干到退休。”庞方跃一口气例举了招徒的5个条件。

  庞方跃把徒弟幸宁波叫进工段室。尽管还是一副娃娃脸,但32岁的幸宁波已是中国兵器装备集团授予的“青年拔尖人才”。

  幸宁波笑得很灿烂,也很自信。记者问这个80后,在一时新鲜之后,很快就得应对无休止的噪音和压力,如何才能保持住工作的激情?

  幸宁波的回答轻描淡写,却很诚恳:“必须要耐得住寂寞,要喜欢这一行,并成为专家。

  11年前,幸宁波从部队转业,成为了建设工业的一名试射员。当时建设工业正在进行一款步枪的研制。这款产品在最初阶段,每一个环节的问题都很多,而站在试射员的角度,幸宁波提出了枪托角度,后坐力等问题,最终被研发人员采纳。这款步枪最后的定型产品屡获殊荣。

  “射击冠军拿你们的产品赢得了金牌,仪仗兵手握国产枪械代表了国威,在荣誉背后你们得到了什么?

  对于这个问题,庞方跃抢着帮徒弟回答:“荣誉说多了都是空话,我们的工作都是一点一点干出来的!

  特殊的“铭牌”:肩窝处都有老茧

  34年前,庞方跃刚进厂时,当时的车间还有一批大清光绪年间的机床在生产枪械,而如今大量自动化设备已经大幅提升了制造工艺。

  随着新式武器种类越来越多、功能要求越来越强,对于试射员能力的要求也越来越高,工作压力越来越大。

  因为采访,耽搁了庞方跃半天时间,对于恪守“工作不能过夜”的他来说,将带病加班完成当天的工作量。

  在采访即将结束之前,记者冒昧地请庞方跃和幸宁波撩开右肩,肩窝抵枪处,无一例外都有一处颜色较深的老茧,这也成为了试射员这个特殊工种一块闪亮的铭牌。

相关信息: